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影影绰绰中,夏晚长腿细腰,玲珑曼妙曲线毕露。

    霍清随眸底闪过微不可察的情绪。

    是她?

    四目相对。

    男人深深沉沉的眸子异常幽暗,好似一个望不到底的漩涡,吸引着人掉入其中无法自拔,同时又带着让人无法忽视的压迫。

    夏晚只觉浑身的血液都在这一刻停止了流动。

    周围的空气开始变得稀薄,就连呼吸都困难起来。

    短暂的大脑空白后,夏晚涨红了脸,猛地转身,恼羞成怒吼道:“滚出去!混蛋!流氓!”

    因为惊慌,她挡在关键部位的细长手指还微微有些发抖,哪怕她表面装得再镇定。

    霍清随敛眸,视线从她身上快速移开,清冷的面容上划过一丝难以察觉的异样,随即转身离开。

    磨砂门重新被关上。

    夏晚死死咬住下唇,一颗心紧张的都快蹦出来了,她想不明白这个房间里怎么会出现男人!

    可现在毕竟不是想这些的时候,目前最重要的是赶紧离开!

    深吸口气,她瞥了眼放在不远处架子上的衣服,没有犹豫,抬脚就朝那走去。

    “啊!”

    却不想脚下一滑,她狼狈摔倒在地,不仅如此,膝盖更是倒霉的重重撞上了旁边的浴缸。

    “嘶!”

    夏晚试图想要站起来,但钻心般疼痛的感觉袭来,她动弹不得,小脸更是当即煞白。

    听到声响,霍清随脚步一顿,眉头微蹙,沉声询问:“怎么了?”

    他的嗓音清冷中透着低哑,夏晚听着,竟莫名有种委屈的感觉,咬着唇,她没回答。

    偌大的房间内突然安静了下来,没有一丁点声音。

    夏晚以为他走了,便咬着牙重新试图重新站起来。

    “唔!”

    一声闷哼,疼痛的感觉更加剧烈,她光洁的额头上,不知是热的还是痛的,已冒出了丝丝的汗。

    倔强不服输,正要再试一次,磨砂门毫无征兆被打开!

    男人修长笔直的长腿赫然出现在视线中。

    时间有一秒钟的静止。

    “……”夏晚恼羞挡住身体,一张脸红的都能滴出血了,被一个陌生男人看光,她心中怎会不害怕,只能逼着自己强装镇定,“你……你干什么?!出去!”

    霍清随目光淡淡,手指一捏,随即把一条浴巾扔到她身上。

    力道刚刚好,准确无误地罩住了她裸露的皮肤。

    夏晚一颗心“砰砰”直跳,顾不上让他出去,连忙手忙脚乱系好。

    而就在她准备系好的一瞬间,一股干净清冽的气息猝不及防将她包围!

    男人结实有力的手臂张开,强势将她打横抱起。

    他微凉的指尖意外拂过她的肌肤,夏晚只觉被他碰到的地方猛地一颤。

    周身都是强烈的男性荷尔蒙气息,从未和男人这么近距离接触过,她下意识的就要挣脱,不想竟动不了丝毫,一点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没来由的,她心生害怕,想也不想,张嘴就一口咬在了男人手臂上!

    霍清随眉头微蹙,垂眸睨她一眼,薄唇微张,嗓音温哑清冷:“别闹。”

    男人的呼吸近在咫尺,夏晚身体一僵。

    很快,她被抱离浴室放到了床上。

    几乎是贴上床的同一秒,夏晚就飞快拽过被子盖到了自己身上。

    她的呼吸紊乱,几根发丝杂乱地贴在脸颊上。

    一抬眸,她就对上了男人看不透的漆黑目光,幽幽沉沉,带着让人难熬的压迫感,又深邃如同古井一般看不透,却有种让人沉沦的力量。

    手指死攥着被子,夏晚深吸口气,恨声质问,试图找回气场,可声音里,却带着连她自己都没察觉到的微颤:“你是谁?为什么会在我的房间?!”

    霍清随居高临下的睨着她,看着她眼眶微红,明明害怕却格外倔强的模样,不知怎的,心尖上像是被什么轻拂过似的。

    眸色暗了暗,他忽的就想起了在酒店外她砸车的情形。

    夏晚见他面无表情一直不说话,心底有点慌:“你……”

    “这是我的房间。”霍清随瞥了她一眼,淡淡开腔打断,正要反问,突然就察觉到了身体的不对劲!

    一股燥热蹿出,小腹似有团火经过,喉结更是不受控制地滚动了下。

    本就幽深的眸子,此刻暗沉一片,甚至有些慑人。

    霍清随眉头皱的死死的,脑中赫然清明。

    先前那杯酒有问题!

    他的脸色瞬间阴沉了下去,犹如暴风雨来临前夕。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