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肥男被手下扶到了窗边,瞧见夏晚倒在草坪上,不禁阴森一笑:“快!去把她给我抓上来!”

    “是!”

    草坪上。

    夏晚顾不上膝盖上传来的疼痛,手撑起来就要跑,不想腿一软,整个人重新摔倒在了地上。

    “妈的!给老子抓住她!”

    就在这时,肥男恶狠狠的大嗓门响了起来。

    夏晚心慌,使出吃奶的劲儿爬起来试图逃跑。

    只是根本没用!

    左手腕猝不及防被保镖捏住,痛的她几乎流出眼泪。

    “放开我!”

    “叫啊!你再叫啊!”肥肠油肚的男人由另一名保镖扶着站到了夏晚面前,扬手就给了她一巴掌。

    “啪!”

    肥男下了狠手,夏晚的小脸顿时红了,巴掌印特别明显。

    “敢踢老子?活的不耐烦了是吗?!臭娘们!”肥男恶狠狠地瞪着夏晚,破口大骂。

    他一说话,口腔里就散发出了一股几欲让人恶心到想吐的臭味!

    “滚!”夏晚嫌恶别过头,依旧不放弃的奋力挣扎着。

    “哟,脾气还挺烈的嘛!”肥男笑呵呵地说着,而后伸出舌头在嘴巴上舔了舔,色眯眯的靠近,“小美人儿……”

    夏晚死死咬着牙,抬脚再次朝他身上用力踹去!

    尖细的高跟鞋正好踢中了肥男的膝盖,痛的他“啊”的一声直接跪在了地上!

    “妈的!”肥男面露凶光,恶狠狠的站起来,一把揪住夏晚的头发。

    “啪!”

    还没等夏晚反应过来,她的左脸就感受到了一阵火辣辣的疼痛!

    夏晚开始脑袋发晕。

    可即便是这样,她脸上的倔强之色没有任何的改变。

    “还敢瞪我?!”肥男冷哼,丝毫的怜香惜玉,又重又狠的给了她好几下,下一秒,他突然就露出了恶心的笑意,他看着夏晚,眼中的满意和兴奋愈发的浓厚,“今儿个你就是一匹烈马,老子也要把你驯服!”

    夏晚瞳孔猛的一缩,声音里带着点颤抖:“你想干什么?!”

    “干什么?”肥男淫笑一番,因常年抽烟而导致变黄的手色.情地捏上了夏晚的脸颊,“当然是干你啊。你不是烈么,等会儿老子非要弄的你求着我上你不可!”

    “呲啦!”

    几乎是话音落下的同一时间,肥男就把她的衬衫撕裂了!

    白皙娇柔的皮肤赫然刺激着眼球,肥男搓着手,眼睛都看直了。

    他伸手就要摸上去。

    “滚开!”恐惧在这一刻牢牢占据心扉,夏晚呼吸急促,更加用力挣扎起来,双脚毫无章法的朝拽着她的保镖胡乱踢着。

    “嘶!”

    保镖一个不察,被夏晚踢中原来受过伤的地方,疼的下意识放开了对她的钳制。

    夏晚见状不顾一切转身就跑!

    “操!”保镖懊恼的要死,想也没想,伸出腿就去绊倒她。

    “啊!”

    一个踉跄,加之脑袋发晕,夏晚身体以极快的速度直直朝前倾去。

    “砰!”

    没来得及躲闪,她的额头就重重地撞在了草坪边缘处矗立的大石头上。

    疼。

    晕。

    夏晚觉得自己快要死了。

    鲜血从额头上流出,顺着脸颊蜿蜒而下,一直流淌到了肌肤上,很快就染红了一片白色的衣领。

    看起来格外的恐怖。

    “黄……黄董?”保镖一下就被吓到了,六神无主,“她流血了,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肥男一把推开没用的他,居高临下地看了夏晚一眼,随即朝地上吐了口痰,“呸!真他妈影响性趣!你们俩,把她给我扶起来,死不了的,弄干净了扔包厢去。老子今儿个非要尝尝她的滋味不可!”

    两名保镖面面相觑,最终还是听命走了过去。

    与此同时,草坪不远处,一辆黑色宾利驶过。

    车内,霍清随正在翻看文件。

    “霍少,”时俊倏地眉头蹙起,指着草地那急急说道,“那是夏小姐!她出事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