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你们在干嘛??”老祭司下意识的问道。

    “应该是我问你们,你们在干嘛!”阿莎蕊雅眼神发生了变化,带着几分冷意。

    莫凡倒是很少看到阿莎蕊雅这种冰冷的发怒。

    不过看一看这些人那副期待的样子,能够猜得到他们是来做什么的了。

    可惜,和阿莎蕊雅清清白白的自己没有如他们所愿。

    他们两个不仅没有身体上的接触,甚至连站着的距离都保持了有两米,相敬如宾,得体端庄。

    “来慢了??”图尔斯还是有些不太相信。

    “沃尔夫,谁给你的权力来撕开闭关密室,谁给你的权力来干涉我的隐私与自由,谁给你的权力胆敢打扰我的修行!”阿莎蕊雅冷冷的质问道。

    那名老祭司脸色都变了,他急急忙忙的指着图尔斯道:“是图尔斯先生,他说他会为这件事负全部责任。”

    神印山有许多修炼密室,每一个密室在开启之后,他人就严禁骚扰破坏,何况还是一位圣女的闭关修炼之地,甭管她是用来做什么事情,这些人也没有权力跑来!

    “我听小女侍说,有一名企图不良的男子跟随你进入了密室,我是担心有人对我们的圣女居心叵测,所以急急忙忙叫来了沃尔夫祭司。阿莎蕊雅,作为圣洁的圣女,你也应该多注意一下自己的行径,免得传出过多对我们帕特农神庙不太有利的传闻。”图尔斯果然还是之前那副天不怕地不怕的做派。

    花环小侍女“噗咚”一声就跪在地上了,全身发抖了起来。

    这个图尔斯,怎么说卖就卖啊。

    不是他让自己监视圣女阿莎蕊雅的一举一动吗!

    “拖下去,废了她修为。”阿莎蕊雅根本不留一点情面,指着那个花环女侍说道。

    女侍在帕特农神庙中一样拥有极高的地位,本来任何一个女侍的发落都要经过大贤者和殿母,可阿莎蕊雅今天是真得发怒了,她唤来了一名裁决殿的法师。

    那名裁决法师全身金甲,骑乘着皇家狮鹫,二话不说就将花环女侍给拖走了,半空中还能够听到花环女侍的惨叫声。

    好不容易爬到这个位置,若是废了修为,又和死了有什么分别!

    “既然是一场误会,那我就告辞了。”图尔斯拱了拱手,俨然没在意自己的这次冒犯。

    “给我拿下图尔斯!”阿莎蕊雅再一次发令道。

    越来越多裁决法师向这里聚集,应该都是知道发生大冲突了。

    没多久,骑士殿的人也陆陆续续往这里赶过来,他们消息比较堵塞,但明显还是站在圣女这边。

    “阿莎蕊雅,我已经向你道歉了,更何况你觉得你做的事情就不会对我们帕特农神庙的声誉造成影响吗,我不过是敏感了一些,更不希望某些人污了圣女的洁名。”图尔斯站在那里,目光直视阿莎蕊雅。

    他丝毫不惧。

    整个帕特农神庙谁不知道他们图尔斯家族,谁又敢正得动他图尔斯。

    她阿莎蕊雅可以一怒之下直接处决一名神女峰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