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眼中得意的笑容渐深,江蔓清再靠近,另一只手索性搂上了他的脖子。

    “江聿琛,你……唔!”

    一个天旋地转,猝不及防的,她整个人被男人压在床上。

    胸膛上,他的体温传来。

    江蔓清大脑倏地空白,双眸更是瞪大:“你你你……”

    “我什么?”压在她身上,江聿琛睨着她,黑眸幽幽,嗓音沉沉,“江蔓清,本来已经放过你了。”

    放……放过她?

    什么意思?

    江蔓清不解,然而在对上他的眼眸时,她忽然有了种自己作死踢到了钢板的错觉。

    这眼神……

    就和先前他抓着她的手直往那按一样。

    不。

    还是不一样的。

    明明现在更……

    无意识地咽了咽喉,江蔓清紧张极了,以至于再开口都结巴了起来:“我……我我……”

    话,戛然而止。

    男人靠近,和她近在咫尺。

    江蔓清呼吸一下滞住。

    将她的神色变化看在眼中,江聿琛不仅没有心软,反而心底某个声音叫嚣得更厉害了,小腹处那股蠢蠢欲动的火也在横冲直撞。

    眸色不断变暗,他强势抓住她的手一路往下。

    “生理期也不是不能做,”他一瞬不瞬地盯着她,尽管极力克制着,但嗓音还是愈发的喑哑了,“手和上面都可以,既然你想要,我可以成全。”

    手和……

    “轰”的一下,江蔓清小脸爆红!

    她急了。

    “不是!没有!”她甚至开始语无伦次,“没有……我……我不想……不是,我……”

    然而回应她的,是男人眸色的愈发幽暗,以及某处的越来越烫。

    他的眼神分明明明白白写着,是她自找的,所以他不会放过她。

    江蔓清终于崩溃。

    “江聿琛!”她红着眼圈楚楚可怜认怂认错,“我……我错了,我不撩你了,我……要睡觉,我不要……不要好不好?”

    江聿琛其实原本只是想吓吓她而已,如今她情况特殊,他经不起她一再的撩拨,何况他总觉得还不到时候。

    可是,一句好不好,偏生将他的克制打碎。

    她不知道,她越是这么楚楚可怜,越是能激起他内心深处恶劣的蹂躏欲和占有欲。

    他怕……

    “睡觉。”冷声扔下这两字,他松开她,径直起身重新回去洗手间。

    江蔓清:“……”

    眼眶红红的,她还处在被惊到的害怕中,直到流水声重新钻入耳中,她才被后知后觉涌出的一股羞赧密不透风包围。

    呼吸,仍是紊乱。

    她飞快掀眸看了眼紧闭的门,最终……乖乖躺下不再作死撩拨,甚至后来他重新躺下她也不敢再说出要他抱着才能睡的要求。

    这一夜,她格外的乖。

    只是她不知道的是,江聿琛一直没睡,直到她睡着后才悄然翻身将她小心翼翼抱入怀中。

    “晚安。”

    低低哑哑的声音里,是不自知的柔情宠溺。

    ……

    翌日。

    两人前往盛希医院去看望江邵东。

    电梯到达楼层时,程川的电话打来,说是有事,江聿琛便让江蔓清先去病房。

    江蔓清嗯了声,没多说什么,直到到达病房才松了口气。

    这一幕,被江邵东看在眼中。

    他忍不住笑着打趣:“怎么了蔓清?聿琛……惹你生气了?还是欺负你了?他人呢?怎么没一起来?爸帮你教训教训他。”

    欺负……

    这两个字一经钻入耳中,江蔓清的脸不受控制地一下就变红了。

    她想到了昨晚。

    哪是他欺负她呀,分明是她“欺负”他……

    只要想到今早她不知怎么的上网查的有关“男人被撩到有欲望但总不能解决会怎么样”的答案,她就……说不出的不好意思。

    毕竟那一个个答案都在苦口婆心地告诉她长久下去男人会憋出病来的,老用手解决也不行。

    偏偏她还……

    “蔓清?蔓清?”

    “啊?”江蔓清猛地回神,“爸,怎么了?”

    江邵东失笑,本想继续打趣,但最先出口的还是感慨:“没怎么,就是爸爸看到你现在的样子高兴,我们以前的蔓清啊,回来了。”

    江蔓清微微愣了下,抿了下唇,她走到床边:“爸,对不起,这几年……让你担心了,是我不好。”

    “傻孩子,这有什么好道歉的?”江邵东摇头,“我们做父母的,只想看到你们开心幸福平安,这就够了。”

    心中微暖,浅浅笑意从唇角漾开,江蔓清撒娇:“爸……谢谢你们一直还愿意在原地等我回来。放心吧,爸,以后……我不会再让你们伤心难过了,我保证!”

    一边说着,她还一边举起手作势发誓。

    江邵东笑个不停,是欣慰,也是终于放心。

    他看的出来,她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