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阴影落下,男人身躯覆了上来,直接将她压在了床上。

    还没等她有所反应,男人修长的手指已开始慢条斯理地拿掉他的毛巾,而他的眼睛……一直看着自己!

    江蔓清瞬间瞪大了眼睛。

    “江……江聿琛!”身体的酸痛还在提醒着她昨晚的疯狂,她连忙求饶,“我错了,我不该问,我不问了,我……别来,别来好不好?”

    “不好,”江聿琛干脆利落回答,“既然你想知道,那就再来一次亲自体验。”

    顿了下,他又道:“这一次,就算你再怎么求饶,我都不会放过你。”

    说话间,他的手往下,探入了被子下她的……

    江蔓清简直欲哭无泪!

    “老公!”她妥协,软软叫他,“老公,下次……下次再来好不好?我好累,老公……”

    不想她说完,却撞入男人幽邃的眸子里,那里面闪烁着的,分明是……情欲!

    江蔓清:“……”

    “江聿琛……”大脑飞速运转,她作势挤出一滴眼泪,试图用柔情攻势,“回国……回国之后好不好?我……唔!”

    呼吸一下滞住,下一秒,她只觉脸颊火辣辣的烫!

    他的手……

    “江聿琛……”

    呼吸紧跟着变得急促,胸膛起伏,眼前迷蒙,她说不出话了。

    偏偏,男人温热的呼吸还喷洒在她敏感的脖颈处,他还……轻咬了下她的脖子!

    江蔓清身体猛地一颤。

    简直……

    “越是哭,越是能激起男人的欲望,懂了么?嗯?”

    喑哑的一句钻入耳中,如他的手一般,所到之处瞬间掀起阵阵酥麻触感。

    江蔓清:“……”

    ……

    江蔓清再一次醒来已是午后。

    想到男人的凶狠,她红着脸咬了咬牙,抱着被子坐了会儿后,她便爬了起来洗漱换衣,准备收拾行李。

    她收拾得很快。

    等收拾得差不多时,江聿琛回来了,手里拎着散发着阵阵香味的美食。

    江蔓清……咽了咽口水。

    很没出息的,她起身一把拿过,恶狠狠瞪了他一眼后才拿到茶几上吃。

    期间,她的余光瞥见江聿琛在她对面坐了下来,且……一直看着她。

    江蔓清:“……”

    面上莫名有点儿烫,她轻哼了声,只当没看见他,继续吃着美食。

    她确实饿得狠了,但即便如此,她吃饭还是小口小口的极优雅,这是她自小在江家生活养成的习惯。

    吃完后,她下意识找纸巾。

    余光里却见男人起身走了过来,还没等她抬头,男人在她身边坐下,接着拿出了一张不知道哪找到的湿纸巾轻轻地替她擦了擦嘴角。

    动作间,他的视线一直落在她身上没有移开。

    四目相对,江蔓清心跳骤然漏了拍。

    之前的小小生气也因为他的动作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满腔的甜蜜。

    情不自禁的,她唇角微扬。

    将她的表情尽收眼底,江聿琛的心变得柔软无比,伸手,他揉了揉她的头发:“坐着,我再检查一遍,然后我们去机场。”

    江蔓清心里甜滋滋的。

    “好呀。”她甜甜地朝他笑。

    江聿琛看着,喉结微不可查地轻滚了下,而后,他快速起身往卧室里走去。

    他怕自己再看下去会忍不住想再要她。

    眼看着他走了进去,江蔓清自然也坐不住,起身,她跟着跑了进去,跟着他一起检查洗手间再检查卧室。

    末了,确定没有私人物品遗漏,江聿琛关上了行李箱。

    江蔓清却在这时忽的想起一样东西。

    “等等!”她跑过去,打开行李箱找了遍。

    没有。

    不死心,她又起身往洗手间跑去。

    依旧没有。

    “在找什么?”眼看着她蹙眉,江聿琛拉住了她。

    江蔓清回想了下,有点儿郁闷:“昨晚我给你买了个礼物,可是找不到了,应该……掉在那里了,就算现在回去找,肯定也找不到了。”

    她嘟囔:“很漂亮的……”

    “没你漂亮。”

    男人的话突然钻入耳中。

    江蔓清眨眨眼,下意识抬眸看他。

    江聿琛握住了她的手,盯着她的眼睛,一字一顿:“对我来说,最好的礼物就是找到了你,你在我身边,就好。”

    呼吸,倏地滞住。

    紧接着,类似于感动的情绪一下涌出,又蔓延至了江蔓清的四肢百骸。

    她愣愣地望着他,久久没有言语。

    “怎么了?”江聿琛皱眉。

    心跳陡然间加速,江蔓清咬着唇看他,眼中是不自知的娇媚:“还不是你!突然间说情话,我……我感动啊,这还是你第一次跟我说甜言蜜语……”

    顿了下,像是突然间想到了什么,她又瞪他:“你以前都不会说这种话的,说,跟谁学的?”

    “没有学。”

    “不信。”

    瞧着她娇蛮模样,一时间江聿琛竟然不知道该怎么继续说。

    半晌,在她好似越来越生气的眼神下,他才重新低声开口:“这句话,当年我就想告诉你,是我的心里话,一直没有变过。”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