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江蔓清大脑忽的一片空白,迷迷糊糊的,仿佛连思考能力也被他吻掉了,唯一剩下的感觉只有……他的唇很软。

    不知过了多久,两人分开。

    “还辣不辣?”

    她听到了男人性感勾人的嗓音。

    江蔓清眨眨眼,吻上的那一刻窜入脑中的疑问脱口而出:“这就是你说的能不辣的方法?你……从哪学来的?吻到了一股香锅味……”

    话落,她分明看到男人脸色微变,似有尴尬闪过。

    一瞬间,她清醒。

    “不是!我的意思是……”她下意识拉住他的手,换上讨好似的笑容撒娇,“江聿琛……我还要……再来一次,好不好?”

    “笑我?”

    男人俊美的脸忽的靠近。

    江蔓清不自觉咽了咽口水,摇头,又摆出一副无辜模样:“……不是,没有呀,我怎么可能笑你呢?”

    江聿琛微的勾了勾唇。

    “还想来?”他睨她。

    江蔓清捣蒜似的点头:“嗯嗯嗯……”

    “那就想着。”

    最后一个音节落下,就见男人站了起来,重新回到了对面座位。

    江蔓清:“……”

    小气的男人!

    哼。

    她哄他还不行嘛!

    很想吐槽,但话出口,她又是习惯性地撒娇:“江聿琛……你生气啦?”

    “没有。”

    “说谎!明明有!”

    “没有,吃饱了?”无视她的撒娇和威胁,江聿琛自顾自地继续给她夹了一只剥好的虾,“还要不要点些其他的?”

    全然一副刚刚什么事也没发生过的样子。

    江蔓清:“……”

    装!

    腹黑的男人!

    哼!

    “不要了,等下再去外面吃。”对着他盈盈一笑,江蔓清扬了扬下巴,“不过我想吃你剥的虾,再要一盘……不,还是两盘吧,可以么?”

    江聿琛迎上她的视线。

    他哪里看不见她眼中的狡黠?

    “好。”他应下,说罢他拿过一旁的手机,点了虾。

    江蔓清得意地挑挑眉。

    江聿琛但笑不语。

    没多久,江蔓清便察觉到了不对劲。

    这男人怎么笑得那么……

    而很快,她就知道是哪不对劲了。

    当服务员把虾都端进来时,她眼睛一下瞪大。

    竟然……

    五盘虾!

    江蔓清盯着看了许久,好不容易才憋出一句:“江聿琛!你故意的!”

    “什么故意的?”江聿琛只当不懂。

    江蔓清恨恨瞪了他一眼,指着虾:“这么多虾,我……我哪里吃得完?浪费很可耻的你不知道?你这是……其心可诛!对,其心可诛!”

    说完,她还重重哼了声,仿佛是在借此表达自己强烈的不满。

    江聿琛没看她,也没第一时间回答,只是戴上一次性手套而后拿过一只虾优雅地剥完,而后递到她嘴边:“所以,吃么?”

    江蔓清很有骨气。

    “不吃!”

    “确定?”

    眼看着到嘴的虾要离自己而去被他自己吃掉,江蔓清眼睛一瞪,想也没想拽住他的手,就就着这个姿势吃掉了他手里的虾。

    “吃!”她又瞪他,佯怒。

    江聿琛笑而不语,只是继续替她剥虾,每剥完一只,就递到她嘴边喂她吃。

    他喂,她吃。

    没多久,一盘虾就见底了,只剩下一只。

    江蔓清揉了下肚子,嘟囔:“江聿琛,我饱了……”

    江聿琛将最后一只虾剥完。

    “最后一只。”

    江蔓清撅起嘴,看了眼他手里的虾,又看了看他的脸。

    “江聿琛……”她撒娇,“不如……你吃?”

    眼珠一转,她二话不说拿过他手里的虾,转而喂到他嘴边,笑得很甜:“我喂你呀。”

    江聿琛看了她一眼,没动。

    “干嘛不吃?”心跳有点儿快,江蔓清作势生气。

    话落,就见男人眼中一闪而逝一抹笑,太快了,快得她没抓住,更没机会分辨出其中是什么。

    她眨了下眼,虾就被男人咬住了。

    一下回神,她抓住机会要……

    不想……

    江蔓清猛地瞪大了眼睛。

    顷刻间,心跳加速继而狂乱,她望着他,没两秒一张脸红了个彻底。

    他竟然……含住了她的手指!

    还……

    酥麻的触感从最敏感的地方蔓延,江蔓清忽然有种自己快要窒息的错觉。

    “你你你……”

    “很甜。”

    轰!

    江蔓清的脸爆红,温度简直比火山爆发时的岩浆还要高。

    他他他……

    “脸怎么红了?”江聿琛明知故问。

    贝齿咬着唇,江蔓清瞪他。

    好一会儿,她才恶声恶气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