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什么?”阮萌萌脸上露出一抹惊诧,但下一秒就很沉稳的转为冷静。

    “哦,也对,既然你的飞机失事可以是意外,那妈妈的突然暴毙也可以是假相。”

    她真的变得很冷静,哪怕心里好像有什么不安,但整个人却会不自觉的变得镇定。

    这种感觉让阮萌萌无力,但却没办法摆脱。

    厉君御眸色微沉,只是一眼就看出阮萌萌镇定外表下的不安。

    他拥紧她,亲吻她的发,安慰道:“别着急,既然你能‘记起’爱我的感情,一定也能记起其他的感情。实在不行,我还有别的方法治疗你。

    先说你妈妈的事,她虽然并不像战阳安排的那样因为突发心脏病暴毙,但现在已经陷入昏迷,还没有苏醒的迹象。”

    “到底怎么回事?你说是战阳的安排,难道是他安排妈妈发生的意外……”

    阮萌萌觉得厉君御那里,好像还有许多自己不知道的秘密。

    包括他为什么会突然飞机失事,又为什么传出死讯却没有出现意外。

    男人蹙眉,有些不忍心告诉萌萌真相。

    可是他知道,如果不知道真相,萌萌或许还会深陷在战阳的谎言中。

    只因为那个叫战阳的男人,实在太会蛊惑人心,如果没有确凿的证据,就连他也不敢肯定。

    “嗯,不止是你妈妈,还有我的飞机失事也是战阳的阴谋。只不过,他的阴谋被我提前察觉,将计就计让他误以为我已经坠机身亡,借此减轻他的防备。

    因为事发突然,我来不及通知老二,等我再联系上他时,才知道因为他的莽撞,竟然打电话通知你,让你早产……”

    厉君御的大手轻轻抚住阮萌萌的肚子,四个月前,他最心爱的女人突然被送进了手术台。

    如果那一刻萌萌出了任何意外,他永远不会原谅自己。

    比起厉君御的心疼,阮萌萌却并没有太大的感触。

    三胞胎本来就比普通胎儿容易早产,她当时怀孕都快九个月了,其实也谈不上是什么早产,只是一切来得毫无准备罢了。

    她反手抓住厉君御的手,将脑袋靠在他的怀抱里,轻轻说:“都过去了……你不用自责。”

    厉君御抱紧她,不忍让她情绪被自己带得低落,故意说:“放心,我不自责,我只怪老二。等回去了,把他吊起来打,打到你高兴为止。”

    阮萌萌忍不住笑。

    她许久没这样笑过了,可是这个男人却很有魔力,能让她重拾笑容。

    “不说这个了,你快继续……既然你的意外是假相,那妈妈的呢?为什么妈妈会一直昏迷,一直没苏醒?”

    虽然对陈晴之的感情莫名淡薄了,但是理智还在。

    阮萌萌知道她是自己的母亲,为了自己和姐姐承载了多少悲痛。

    她是一个一生波折的女人,就算阮萌萌不懂爱了,也想照顾她,给她安好的余生。

    “当我假装飞机失事,避开战阳的耳目重新和我的人取得联系时,才意外得知战阳要对你妈妈不利的消息。

    可惜,等我派人赶到陈家已经为时过晚,战阳已经对她下手。虽然你妈妈得到了抢救,但是却暂时性的陷入了昏迷。”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