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出席这次董事局会议的主要人员,皆是手里握有烽火集团股权的主要董事。

    在场除了战阳、阮萌萌、战漠之外,还有其余八位董事,除此之外,另还有三位重要股东缺席。

    负责记录会议的秘书作汇报:“今天的董事局会议有两位董事未能到场,所持股份10%的段秀慧女士因故不能参与会议,所持股份6%的肯辛顿家族代表……”

    “谁说我们肯辛顿家族没人到场。”就在秘书的话还未说完时,一道低沉中带着些许高傲的声音,就从门外传来。

    穿着一身得体的银灰色西装的欧美男人,从外踱步而入。

    金发碧眼的男人个头十分高大,阮萌萌侧眸一看,竟然是乔治·肯辛顿和伊丽莎白·肯辛顿的长子威廉。

    自从当初阮萌萌在马场挖出了伊丽莎白·肯辛顿冤枉他人的陈年旧闻,害得肯辛顿家在这次的总统选举中从声势如虹变得逐渐败落后,她和肯辛顿一家的仇就算是结定了。

    原本以为现在已经到了选举的最后关头,在这样紧要的时候肯辛顿一家一定会缺席董事会,没想到他们居然派人来参加了。

    当初没有成功逼得肯辛顿一家把股份售卖,实在是失策。

    阮萌萌接收到威廉·肯辛顿毫不掩饰的,充满仇视的目光,不由沉下脸。

    看来今天要在这场董事会上对付战阳的计划,又会变得困难重重了。

    不过,她很快又释然。

    再困难又怎么样?

    有厉君御在,她很放心可以放手一搏。

    就算扳不倒战阳,也要让烽火集团伤筋动骨。

    威廉·肯辛顿作为手握6%股份的大股东,自然而然的坐在了阮萌萌对面的位置。

    战阳瞥了他一眼,沉冷的目光如有实质,藏着隐隐警告。

    今天是阮萌萌第一次以执行总裁的身份出席会议,他在警告威廉不要捣乱。

    可是威廉·肯辛顿并不把战阳的警告放在眼里,肯辛顿家被阮萌萌害得够呛,他从坐下开始就以毫不掩饰的冰冷眼神狠狠瞪着对面的女人。

    即便,阮萌萌根本就像看不见他的眼神般,不予回应。

    很快,董事局会议正式开始。

    在按照惯例举手表决了几次投资方略后,作为执行总裁的阮萌萌突然提出——

    “我这里有个新的提案,烽火集团这些年在世界各地赚了不少钱,但是我查过,我们公司对于社会的回报也就是慈善事业却是甚少沾手。

    我认为一个有抱负、有责任心的大型上市集团,也同样应该承担造福社会的慈善义务。所以,我准备在M国、华国、S国分批无偿修建万所福利院,并组建专门的基金会,进行无盈利性经营。”

    “萌萌,你在说什么……”战阳被阮萌萌突如其来的提案打了个措手不及,他难得露出了凝重的神色。

    他的烽火集团从不做任何慈善,因为在他看来那些东西除了空有名声之外,得不到任何实质的益处。

    对于战阳这种人来说,他不怕别人戳他脊梁骨说他是吸血的资本家。

    他在意的只是烽火集团的利益会不会受损,他亲手建立的商业帝国能不能站在顶端。

    【12.1日更新完毕,明晚见哦~】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