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阮萌萌知道那个沉浸在自己世界里,有自闭倾向的孩子过得多么灰暗。

    他最初的时候,连交流都是拒绝的,要不是后来偶然中让小泽发现拍戏的乐趣,他找到了从灰暗世界开一扇门走出来的方法,恐怕到现在那个美好的孩子还将自己关在封闭的世界中。

    “你不该那样做的……小泽他,很想得到父母的关注……”明明知道不该在这时候说这样的话。

    但是阮萌萌却无法控制内心,想替越泽传达心声的呐喊。

    阮萌萌嗓音微微颤抖:“这张照片里的小泽……他身上穿的这套衣服是最近接拍的一部电影里的戏服。他是在片场被带走的……”

    安德烈大师前不久才带着越泽来找过她。

    大师称赞越泽是天才,想要亲自培养越泽。

    而越泽,他似乎很愿意演戏,在现实生活中习惯沉默不语的孩子,到了大屏幕上却能娴熟转换,演绎出各式各样的人生。

    而那一次,安德烈大师带越泽过来,除了要正式告诉阮萌萌他的决定外,还为了让阮萌萌替他一起劝劝越泽。

    阮萌萌:“小泽接的这部戏,讲述的是一个从小就缺乏父爱、母爱的孩子,在成长中为了保护自己,逐渐演化出多重人格,最终走向灭亡的戏。大师说这部戏太沉重,虽然艺术上很容易得奖,但他担心小泽会被人物影响。

    我看过剧本后,也想劝小泽……可是他告诉我,他很想演。我问那孩子为什么……姿姨,你知道他怎么说吗?

    他用小小的手握住我的手,轻轻告诉我,因为他想让爹地和妈咪看到,如果他们有一点点担心,或许就能看到被遗忘的他。”

    沈姿:“……”

    泪瞬间涌了上来,沈姿咬紧下唇,才忍住了心底的悲鸣。

    是她的错,她没想到,她的孩子居然会过得这么苦。

    她究竟是怎么当妈咪的!

    怎么会以为越泽身为雷丁顿家唯一的继承人,就会吃穿不愁,就会有大批人照顾伺候,就没有一丁点的担心过他。

    她麻木不仁的为了惩罚自己,为了思念生下来便夭折的女儿,居然就完全忽视了儿子。

    她真是个不负责任的妈妈,不配为人母!

    “萌萌,你说得对……我错了,这么多年是我忽视了小泽,没有尽到一个母亲应尽的责任。”沈姿强压下心底的疼痛,她后悔懊恼,但理智让她必须在这一刻保持冷静。

    沈姿:“不过现在,最重要的是救出小泽。君御,绑架小泽的是厉家人,我要见小泽。”

    沈姿的态度坚决而冷静,厉君御黑眸扫向那张照片,眸色却一沉。

    “姿姨,小泽不在这里,绑架他的不是厉家人。”

    沈姿:“怎么会……这条勒索信息写得清清楚楚,对方让我必须在今天赶到厉宅,还要准备一亿的赎金并且不许报警。厉家要多少钱都无所谓,我只要小泽。”

    沈姿那双带着锐意的桃花眼狠狠扫过坐在上首的厉老爷子和厉老太太。

    她并不怀疑这起绑架案和厉君御有关,在沈姿看来,这场绑架只可能是厉家这两个心怀不轨的老家伙派人做的。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