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顾檀风若有所思道:“继续查。”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细尖的高跟鞋声音响起,很快就有一个带着浓烈香水味的女人闯进来。

    对方直接扑到顾檀风身上,噘着嘴道:“你怎么都不接我的电话啊。”

    顾檀风见跟在她身后进来的几个秘书,都是一脸无奈和小心翼翼,顿时冷下脸来。

    他早就吩咐过秘书,不管是谁,必须先通报。

    偏偏这个万千情,从来都是当耳旁风。

    他挥退秘书,坐回老板椅上,拿起文件翻阅,连瞧都不瞧她一眼。

    顾九见状,忙识趣地退了出去。

    万千情委屈地跺跺脚,但她知道,这个时候一定要忍耐。

    因为依照她的经验,檀风的脾气可不是那么好的,她越是闹,他越是冷淡,最后甚至会直接轰她走。

    她尝过被他冷落的滋味,从此再也不敢在他面前放肆。

    撇撇嘴,她扭着婀娜纤细的腰,走到他跟前,抱着他的胳膊撒娇:“人家不是生气,人家只是很担心你嘛,谁叫你一个晚上都没消息。”

    顾檀风淡淡地拨开她的手:“是吗?”

    万千情盯着他俊美出尘的侧脸,懊恼地咬住红唇。

    这几年,她用尽办法,想捂热他的心,但不知为何,总是感觉和他隔着层层的纱。

    她掩去眼底的失落,嘴角绽放一抹勾人的笑,重新抱住他的手臂。

    甚至用她的胸前那对傲人的利器,若有似无地蹭着他的肩膀:“当然,人家是怕你被野猫叼走了嘛,而且人家好想你。”

    顾檀风放下手里的文件,抬眸,盯住她:“野猫?你本事那么大,不是把家猫都赶走了吗?”

    万千情眼里闪过一丝慌乱,支吾道:“你……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

    顾檀风冷冷一笑:“你明白自己做了什么。”

    他话中有话,万千情避开他的视线,不敢再多说。

    可是她到底还是不甘心,既狼狈又恼恨地咬紧牙关,心里头闪过许多计划。

    ……

    万千千离开酒店之后,打了个车去闺蜜文远远的家。

    文远远是她知交多年的好友,当年的事文远远都知道,而这次回S市,除了工作上有往来的同事,她只跟文远远一个人说了。

    “千千,你脸色怎么这么差?”远远接过她手里的行李箱,担忧地问。

    “嗯,是有点事。”她一屁股坐到沙发上,端起茶几上的水杯,咕噜咕噜地喝了一大半。

    文远远忍不住笑了:“你啊,要是大家知道闻名业界的万大律师,竟然是这样的形象,你的女神形象估计就破灭了。”

    万千千豪气地用手背抹掉下巴上的水珠:“谁叫你是我这辈子最好的朋友,在你面前,我一直是这么不拘小节的。”

    当年她们便是无话不谈的好友,彼此间并不讲究什么客套,后来她离婚,被迫远走他乡,两人也没有断掉联系。

    所以即使分别五年,再见面,她们之间也没有任何的拘束感。

    她缓过气来,说了昨晚上发生的事情。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