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罗布走出奥格林治的时候天已经亮了,达达里昂正在山洞里煮面吃,问前者,“你要来碗吗?”

    未来的超魔导师阁下摇了摇头。

    “你的事情办完了吗?”魔法师协会的会长用捡来的树枝生火,乞力扎罗山脉的气候很潮湿,严格来说那些树枝并不适合生火,但达达里昂作为这个世界上最强的火系魔法师之一,这点小问题显然不可能能难得住他。

    不一会儿锅里的水就沸腾了,魔法师协会的会长开始往里扔食材,乍看起来竟然还挺丰盛的,不但有他在附近打到的兔子肉,还有采来的野菜和蘑菇。

    未来的超魔导师阁下点了点头,“算是吧,我打算回古德里斯一趟,之后就去北方。”

    “北方?”达达里昂盖上盖子,“你终于打算回学校了吗?唔,这边……你也快待不下去了吧,话说前几周老家伙还跟我写信来着,问我有没有见到你,估计是察觉到了什么,搞不好过段时间就会亲自跑来古德里斯抓人也说不定。”

    “不是,我打算去神圣同盟转一圈,那边有几件事情要处理。”

    “和那孩子有关的?”魔法师协会的会长对在某人背上昏睡的女孩儿挑了挑眉毛,“你们要去神圣同盟什么地方……啊,算了,老家伙要过来我八成顶不住,肯定是要出卖你的,还是别告诉我了。”达达里昂调整火焰的温度,随后又努了努嘴,“喏,你要我拦的东西我帮你拦到了,不过它有点不老实,总想着逃跑,我就把它吊在外面的树上了,话说这个世界上原来真的存在有智慧的魔像啊,啧啧。”

    “嗯,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你我不知道的事情。”罗布把洛洛轻轻放下,走出山洞,外面的阳光很好,未来的超魔导师阁下走了不到几步就看到达达里昂所说的那棵树。

    赫克里托被捆的像粽子一样,倒挂在一截树枝上,随着微风来回摆动。

    小魔像一向很鸡贼,但是和某个更加无耻的人相比它还是嫩了点,为了防止它逃跑达达里昂还专门刻了道魔法阵,只要赫克里托一有什么动作它就会被从天而降的电弧击中,所以现在小魔像就像条死鱼一样老老实实的被挂在那里。

    不过当它看到罗布向它走来的时候明显有些慌张,作为少有的见识过某人实力的人,又是和梅林混在一起的人,它最担心的就是被未来的超魔导师阁下给灭口了,所以在地下的时候它找到个机会就一个人偷偷跑了回来。

    从这点来讲它其实挺坑的,完全不管罗布和洛洛的死活,如果不是克洛威尔房间里还有条和外界相连的密道,搞不好未来的超魔导师阁下就要被困在奥格林治里了,当然,那样的话赫克里托没准也能更安心一点。

    小魔像推己及人,觉得它要是和某人互换这会儿估计八成也会拔剑砍了自己。

    而事情果然也不出它的所料,赫克里托看见那家伙一边走一边抽出了腰间的佩剑。

    小魔像神色惊恐,开始剧烈的挣扎,然而在被狠狠电了几下后它又老实了下来,眼神里透露出深深的绝望。

    赫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