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赵宝山说着,拖着疲倦的身子进了二房的屋子了。

    而此时,赵文水掩着门,没有关严实了。想着平日里没人进他的屋子,毕竟没人打扫屋子里的味道太难闻了些,没人愿意进来。

    而赵宝山此时提不起什么力气,慢慢的走着,脚步声很轻,根本没有听见。

    等到赵宝山进屋子时,就发现赵文水的身上掩盖着一张被单,但是被单一动一动的,显然实在做着什么。

    赵文水动作不断的加快着,突然像是得到了释放一般,舒服的喘了口气,手上的动作也停滞住了。

    看到这样的场面,赵宝山的脸上顿时黑沉了一片,不用想,作为一个男人就知道赵文水此时是在做什么。

    赵宝山心里暗骂着赵文水实在太猥琐了点,几十岁的人了,还躲在屋子里做这种事情,而且做的时候不把门关严实了。

    这还好是他进来的,倘若这会儿是几个媳妇儿进来,还不得把人给吓坏。

    等着赵文水完事,才发现屋子里亮堂了不少,于是朝着门口看过去,就见得到赵宝山黑沉着一张脸瞪着他。

    赵文水吓得一哆嗦,有些战战兢兢的问了句,“爹,你什么时候来了呀?”

    “我什么时候来的你一点都没发觉吗?干什么事情这么专注呢?”

    赵文水想到自己方才干的事情,那还敢和赵宝山说,这要是说了赵宝山还不得训死他。

    对上赵宝山那吃人的脸色,赵文水弱弱的抱怨了一句,“爹,你怎么进门来也不说一声啊?真是的······”

    赵宝山冷哼了一声,“你是在家里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进门还得给你敲几声?”

    赵文水心虚的不敢再回应赵宝山,嘴里嗫嚅了一句,“爹,我不就是说说嘛······”

    “我来是要和你说正经事的!”赵宝山严肃着一张脸道,他是懒得管教赵文水做的那些挫事,最重要的是知道赵文水说着不听。既然教育不好,他又何必去费那个心呢?

    “爹,你有啥正经是要和我说的呀?”赵文水问道。

    “你家几亩田地里的稻谷子该收了,你明天就起来收一下稻谷子吧!”

    赵文水一听,顿时皱紧了眉头,十分为难的看着赵宝山道,“爹,我身上的伤还没有好呢,哪能去收稻谷子的呀!”

    赵文水的意思就是不想去收了,其实他更深处的打算是让家里的其他几个兄弟帮着收。

    以他对赵宝山的了解,他爹是断然舍不得他种的几亩水田里的稻谷子就这样浪费了,肯定会想办法帮他收,这样他就可以偷懒,不用使力气。

    赵文水的如意算盘打得呱呱响时,赵宝山就沉着一张脸,呵斥了一句道,“你这身子还真是金贵,养伤养到现在还没有好?”

    赵文水吓得身子颤了颤,嘴里依旧嘀咕道,“爹,我身子真的没有养好的嘛,连劲儿都使不出,哪有力气下地割稻谷子·······”

    赵宝山又哪里会信赵文水的鬼话,冷笑着道,“呵呵,你方才弄下面那东西有那么大的劲儿,一点也不像伤没养好的样子啊!”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