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陶柒宝乌溜溜的眼珠瞪得大大的,错愕的盯着正在自己唇瓣肆虐的皇御希,银白色的发丝垂在脸颊上有点痒痒的感觉。

    他起先是亲吻,然后慢慢的移到她细嫩的脖子上,张口轻轻的在上面咬了一口,白皙的肌肤上面多了一排整齐的牙印。

    “疼……”陶柒宝皱着眉头吃痛的叫了出声。

    高冷如斯的皇御希,居然幼稚的咬她!

    听到陶柒宝呼疼,皇御希湛蓝色的眸子变得幽深,心里就算再不舒坦看到她难受的样子就不忍心再欺负她了。

    “活该!让你回宿舍,你和那家伙去外面鬼混,咬你算是轻的!”皇御希疾声厉色的说道,虽然嘴上不饶人,可是眼睛却还是不由自主的瞄到她的脖子那处被他咬伤的地方。

    痕迹有点深,他看的有些心疼,刚刚明明没怎么用力咬,只是为了让她长点记性,今天幸好是即墨夜带走的她,万一要是其他的坏人呢?

    她都不知道,他办完事情回到宿舍没有看见她,心里有多着急,有多自责自己没有把她安全的带回宿舍。

    “希,我知道错了。”陶柒宝恳切的道歉,她知道是因为自己私自跟即墨夜出去没有通知他,让他为自己担心了。

    “那家伙私生活很混乱,以后少跟他接触。”皇御希严肃的说道,从开学到现在不到一个月,那小子的女朋友已经换了三个了!

    他可不是楚季律那样品德兼备的三好学生,放荡不羁的花心大少爷,要是让他知道柒宝是女生,绝对会对她下手!

    “唔,他是你朋友吗?”陶柒宝从来没有听皇御希讲过他在学校的事情,所以对他的校园生活还是很好奇的。

    “勉强的说,算是吧……”皇御希至今记得,十三岁那年的入学考试,穿着一身潮牌的即墨夜坐在书桌前,翘着二郎腿迟迟不肯动笔,结果即墨夜的父亲赶到,当众脱了他的裤子打他屁股的场景。

    即墨夜根本就不想来这所学校,理所应当的没有复习,入学考试成绩不及格,父亲知道之后火冒三丈,扬言如果他要是不好好复习,考进帕尔斯顿就把他赶出即墨家。

    虽然才十三岁但即墨夜也知道自己离开即墨家,意味着以后将一无所有,权衡利益之后只好硬着头皮读了一个星期,进行了复考,他虽然看起来一副不成器的样子,但是从小就记忆力超群,短时间内以勉强及格的分数考进了帕尔斯顿学院。

    入学后,小霸王和俩位品学兼优的学生分到一个寝室,他们就是楚季律和皇御希,革命友谊就是从那时候开始的。

    即墨夜从小就闹腾,跟这俩个大冰山住在一个屋,实在是待不下去,隔三差五的就找他们麻烦,比如在洁癖症患者皇御希的书包里面放假老鼠,在腼腆害羞的楚季律被窝放限制级的漫画……

    当然,最后的下场都是被皇御希狠揍一顿锁在宿舍门外。

    皇御希为了摆脱这个该死的噪音,拼命学习,成绩赶上全年级第一,顺利摆脱学渣夜……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