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猝不及防。

    一个趔趄,夏晚被打得险些摔倒。

    下一秒,夏政陶气急败坏的怒吼声就响了起来:“混账东西!抢妹妹男朋友的事都做的出来,还砸车!夏晚,你究竟还要不要脸?!小小年纪,学什么不好,偏偏要学那些不要脸的女人,去当第三者?!”

    一番话说完,夏政陶依旧怒不可遏,胸膛剧烈的起伏着,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面前的夏晚。

    她是第三者?

    她抢了许佳柠的男朋友?

    夏晚怒极反笑,抬起小脸,她目光又冷又狠地瞪着夏政陶:“我和许佳柠到底谁才是第三者?你搞清楚了没有!我不要脸?你就要脸了?!是谁恬不知耻地睡了就比自己女儿大了六岁的姑娘?!”

    夏政陶脸色猛的难看起来。

    夏晚逼近,愤怒在这一刻排山倒海而来:“夏政陶,你对得起我妈么?!”

    “别跟我提你妈!”夏政陶下意识反驳,气的在原地转了个圈,转过身来后手指颤抖着将一张房卡扔到她身上,怒声警告,“滚去你的房间!你今天要是敢胡闹,我打断你的腿!”

    扔完这句话,他转身就走。

    跟在他身后的两个保镖则快速的架起夏晚的胳膊就往里走,面无表情:“对不住了夏小姐,我们送你上楼。”

    “放开我!放开!”夏晚拼命挣脱,奈何男女之间力量悬殊,加之本就生着病,她丝毫没有办法,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带走。

    然而电梯合上的那一刹那,夏晚突然就平静了下来。

    威胁自己是么?

    好!

    很好!

    她今天还就非要让他们不痛快,闹个天翻地覆不可!

    唇角勾起,她冷声朝身旁两人喝道:“放开我!我自己会走!否则,我告你们骚扰!”

    两人不为所动。

    夏晚不屑冷哼,当即又开始挣扎。

    “叮!”

    电梯在三楼停了停。

    一位浑身散发着香气的美女低着头一边打电话一边走了进来:“放心啦,厉少,人家肯定把霍少伺候的舒舒服服的。房卡呀,拿到了,还没看呢。”

    却不想一个不察,她和奋力挣扎的夏晚撞了个满怀。

    两张房卡同时掉在地上。

    美女蹙眉,快夏晚一步弯腰捡起两张卡,并把夏晚脚下的那张递了过去,同时怀疑的目光又扫向了两名保镖。

    两名保镖对视一眼,不得不先放开夏晚。

    美女收回视线,看了眼手里房卡的房间号,唇角不由自主地勾了起来,按下楼层后,她便拿出了包包里的小镜子,开始整理自己的妆容。

    浓重的脂粉气息扑面而来,呛得夏晚嗓子发痒。

    轻咳了几声,夏晚看了眼房卡,也是顶楼。

    电梯很快停下。

    一脸媚色的美女急不可耐跨出电梯,向左边走去。

    夏晚被保安压着往右边走,门一开,就被强行推了进去。

    房间很大,连带着人的心一起空荡起来。

    夏晚扯唇冷笑,时间紧迫,她二话不说拿了衣服去了浴室。

    淋浴打开,温度适中的水顺流而下。

    漫过眼角,漫过脖颈。

    “哭什么哭?!不准哭!”雾气中,夏晚狠狠抹了把眼角的泪,脑袋仰起,逼着自己把眼泪倒回去。

    她不想哭的。

    在看到许佳柠和萧然上床照片的那一刻,她没有哭,被夏政陶不分青红皂白的打了一巴掌的时候,她也没有哭。

    可现在,她控制不住。

    她没有抽噎,只是有很多的眼泪从眼睛里流了出来而已。

    自嘲勾唇,夏晚笑的一脸讽刺。

    “咔嚓!”

    水流声中,房间门被打开。

    霍清随走了进来,顺手将手里的西服扔到了一边,骨节分明的手指松了松领带,手腕处的钮扣解开,正要把袖子挽起,忽的动作一顿。

    屋里有人?

    鹰眸危险眯起,呼吸警觉放轻,他朝着发出声音的浴室那走去。

    周身的气息在这一刻收敛起来。

    靠的越近,流水声越是清晰。

    磨砂门内,一道人影隐隐绰绰。

    眸底掠过一抹冷冽,手搭上门把,霍清随面无表情以极快的速度拉开了磨砂门!

    “啊!”

    尖叫声顿起!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